钞票多了思想却少了?时代再次呼唤科学精神

金沙js5com

2018-10-21

这也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一个问题,即实验的条件、手段和科学研究、科学成果的确有重要的关系,但最为重要的可能还是科学家以及他们身上的“科学精神”“科学方法”。 我国核潜艇的研制历程也是一个佐证。

当天,92岁高龄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船重工719所名誉所长黄旭华来到报告会现场。

在主席台上,黄老举起一把算盘,算盘珠子“噼里啪啦”的声音透过麦克风响彻人民大会堂上空,他对台下近6000位新入学的研究生说:“可能你们当中还有没见过算盘的,我们那时候却只有这个可以用。

”那是上世纪70年代,我国不仅国内经济基础薄弱,还遭受着国外势力严密的技术封锁,用黄旭华的话说,“我们两手空空,没有任何试验手段,甚至连办公的地方都是临时的。 ”但就是在这种条件下,黄旭华们用算盘加计算器,最终研制出我国第一代核潜艇。

这就是人类杰出科学家的科学精神。

在经济快速发展、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这样的科学精神似乎正在离我们远去,正如怀进鹏所说,即便钞票再多,经费堆出来的大科学工程,却可能毁掉伟大科学,而刊物数量的激增,也可能扼杀掉思想。 1883年,美国物理学会第一任会长亨利·奥古斯特·罗兰发表了后来被誉为美国科学版独立宣言的演讲《为纯科学呼吁》,其中提到:我时常被问及这样的问题,即纯科学与应用科学究竟哪个对世界更重要。

假如我们停止科学的进步而只留意科学的应用,我们很快就会退化成中国人那样,多少代人以来,他们都没有什么进步,因为他们只满足于科学的应用,却从来没有追问过他们所做事情中的原理。 在贸易战火纷纷燃起,核心科技大摆擂台的当下,这些刺耳的嘲弄和揶揄更像是一则警告:是时候守护科学精神,做些真正的学问了。

邱晨辉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