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联名罢免的村委会主任

金沙js5com

2018-10-03

2001年3月,高玉清代理芦花沟村村主任;3个月后,顶着不小的质疑压力,高玉清还是在几十户村民的联名推举下,当选了村主任。 “不管如何,芦花沟村需要一个清廉的村干部”。

然而,在高玉清正式当选村主任14个月之后,部分村民又联名要求乡党委,罢免他村委会主任职务——两年前,高玉清让芦花沟村民耳目一新的“联名表达意愿”的方式,被活学活用在了他自己身上。

信中反映的是高玉清的“工作能力问题”:独断专行,与村班子成员不团结,不了解基层村民复杂的实际情况;工作风格简单粗暴,不能服众;没有履行村委会主任职责的能力,等等。 高玉清完全没有料到这份联名信的威力能有这么大。 这和两年前的情况还不太一样:两年前,他的联名信是惊动了上级纪委,启动了调查程序,乡上、村上、队上甚至包括与村上农业生产相关联的许多职能部门的人员都接受了调查问讯,但最终是非曲直还是能够说清楚的;但这次,看似轻描淡写的一份村民意愿书,却让他无从辩解,“能力问题”是个说你有你就有、说你没有你就没有的问题,群众的评价根本不需要证明材料。

而且,从联名信中,完全看不出核心组织者,谁也说不清这是谁联合村民来反对高玉清的。

事后也有人说,是高玉清“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个性,根本不适合村委会主任这个整天与“刨土求食”的农民打交道的工作——老百姓认的是实惠,一个不知变通、只按照条条框框办事的一根筋,哪能协调好这么复杂的关系呢?有人做过统计,在他任职的一年多时间里,真打起来的架就有8次,其中3次被人打到住院,至于被追得到处乱跑的时候,那就太多了。 他任期后期,芦花沟村的工作常常以打架的形式结束,一度发展到高玉清上班时都会在腰里系着铁链子。 村民的联名信质问说:“这还怎么在村里开展工作呢?”这一年多里,乡里共调整了三次跟他搭班工作的村书记,但每个村书记都是过不了多长时间,就在乡里的斥责下辞职不干了。

他们都觉得乡里的领导不愿得罪高玉清,村里工作做不好,不批评村委会主任,反倒常拿他们训斥。 可按照高玉清自己的解释,之所以工作这么难以开展,主要原因是他两年前的联名上访,扳倒了在村里工作多年的村委会主任、村支书,得罪了很多原来能得到好处的人,他们故意找茬,伺机报复;还有就是他任村委会主任后,一心想减轻村民的负担,乡里布置的工作,如果他觉得不符合国家政策,一定会坚决抵制,为此,也肯定得罪了一批过去能从多收费中获得好处的村干部、乡干部及其亲友。 对此,村里又有人说:“他哪里是抵制乡里布置的不合理工作啊?那是因为没有办法、没有能力把上面安排的工作落实下去吧!”不管怎样,这一次,乡里对于村民联名要求罢免高玉清这件事情非常重视。

乡里认为,就是因为两年前高玉清的联名举报没有被足够重视,才致使后来工作非常被动,乡领导因此还被点名批评——这次绝对拖不得,高玉清腰里都系上铁链子了,万一哪天分寸没控制好,闹出了人命来,谁也担不起这个“不作为”的责任。 于是,乡里在慎重考虑之后,派新来的副书记把意见反馈给了高玉清:一来这是村民的意愿,不是乡里的意思;二来,乡村工作错综复杂,也不是谁想干就能干好的。

乡里希望高玉清学习三位新支书的做法,主动辞去村委会主任职务。 可对于高玉清来说,两年前自己举报村干部违纪,把别人告了下去,如今别人联名让自己下去,这脸往哪儿放?2002年10月,据说在等待无果的情况下,乡党委、政府决定暂停高玉清的村委会主任职务。

同年12月,芦花沟村历史上第一次启动了罢免程序——罢免高玉清的村委会主任职务。